99%死定了?華為資深員工披露「備胎」芯片真相

  • 时间:
  • 浏览:36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3日訊】5月17日凌晨,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給員工寫信稱多年芯片備胎「一夜轉正」,人民日報等中共媒體紛紛轉發。然而,華為芯片真的可以完全替代進口嗎?希望之聲記者獲取的一份華為資深員工的文章,或者可以讓您一睹究竟:

  我在華為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在中軟研究院工作。其中有幾個部門, 是專門做備胎的,比如儘管華為在用谷歌的安卓,但自己同時也在開發手機操作系統。感覺很不解,現代科技都是分工協作,所有的企業都是攻自己的專項,依靠其他公司提供上下流產品。大而全是一件效率很低的事情。分在備胎技術部門的兄弟,工作看不到前景,沒有效益,分紅也比主流部門的少,工作自然不安心,產品可想而知如何了。後來明白,任老闆知道帝國主義跟咱尿不到一個壺裏,早就存了分道揚鑣的心,看到中興的下場,於是早早做了準備。反正中國人工便宜, 搞個人海戰術,廣泛撒網,沒準就撈着一條大魚了。

  備胎是準備了,但這備胎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就要另說了。現在硬軟件都是一個複雜系統,開發不是悶在黑屋,閉門造車就能折騰出來的。產品開發要經過長期的試錯。首先你得需要一個環境,就是我們常說的生態系統。有上下游產品支持,有成千成萬的用戶。否則你的產品都是Bug,沒有用戶會有耐心花錢陪你玩。

  芯片製造包括指令集架構和其他設計 IP 專利,測試設備和工具。比如龍芯的 MIPS 指令架構和 Android 手機上的 ARM 指令架構。這些都需要國外廠商的授權和許可證。你可以埋頭苦幹四五年,發展自己的新指令架構,做到不仰人鼻息。但是如果你的獨門秘笈沒有其他人跟隨,生態系統不能發展,上下游(編譯器、操作系統、芯片方案、終端、應用程序等等)都得不到開發,最後必然是死路一條。類似的例子像中國的 3G? 無線移動系統 TD-CDMA。

  另外,很多應用芯片就是計算架構和計算算法的硬件化。大多架構和算法中國都沒有知識產權,需要得到國外廠商的授權和許可證。

  華為的麒麟是 SoC(System on a Chip)芯片,包括 CPU, GPU 和無線電基帶和射頻。其中 CPU 和 GPU 用的是 ARM 的架構, 基帶和射頻使用很多高通的技術和專利,這都需要向國外廠商購買或者得到授權,這也是麒麟不外賣的原因,因為沒有授權。央視說百分之一百的中國知識產權,? 絕對是忽悠。

  仔細讀了華為海思總裁致員工的信,一看那語言,還真是華為的風格。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出征兮不復還。那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給自己壯膽。特別是海思半導體公司關於啟動所謂備胎芯片的那封信, 對於業內人士來說,就是在忽悠、打雞血的。也許寫這封信的人根本就是個外行。

  設計芯片和設計線路板使用芯片,是兩回事。以為自己的團隊已經開發了三五成的替代芯片,或是只是設計出了核心功能芯片,雖然功能差一些,覺得也能湊合著用。但是一個產品上的線路板, 少一個芯片就沒辦法生產。而一個產品少則幾十,多則成百上千個芯片,其中大多都是通用芯片,是歐美公司幾十年的累積經驗研發出來的。

  我相信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華為更是聚集了國內菁英。如果華為集中人力,花幾年的時間,開發出一個管腳和功能相同的通用芯片, 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現在國內自己研發的芯片,幾乎都是專用芯片 ASIC? (Application-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也就是根據自己產品的需求,量身定製的。這種芯片不愁銷路,沒有競爭對手,隨着自家產品而進入市場,而其芯片本身並沒有商品的競爭對手、價格、 供需等特性。

  大公司對於產品選用芯片的流程幾乎相同,首先設計所用的元器件(包括芯片、電阻、電容器、晶振、二極管等等)都需要從 AVL(Approval Vendor List)的廠家中選取,除了保障產品質量,還有一 點就是保障供應的可靠連續性。除此之外,這些元器件大多需要 second source,? 就是管腳功能一模一樣的第二、第三個廠家。只有極個別的可以例外,如 Intel 的 CPU、PCH,Broadcom、Marvell? 的通信芯片系列等。除了它們的芯片提供主要功能,獨一無二的之外,還有就是它們都是芯片大廠,可靠性有保障。

  對於其它輔助功能的芯片, 雖然有兩三個廠家,但也常碰到芯片 EOL(end of life)的通知,這時候通常根據自己產品預計生產的年限和所需量做一次性的 LTB (last time buy)。當然如果買的芯片不夠,或預計自己的產品的生命周期在幾年內都不會結束,那麼這時則需要找功能類似的芯片,修改原理圖和線路板,同時也要修改 BOM(build of material)? 。

  等新的線路板生產回來後,還需各種測試(dvt,dmt,emi?)以及後續的 report,快則兩三個月,慢則半年。這還只是少一個芯片,並能找到類似功能的情況。如果找不到類似功能的芯片,那麼這個產品就可以洗洗睡了。

  對於華為這樣一個使用大量通用芯片的公司,斷芯就意味着斷糧斷水。 海思是絕無絲毫可能設計出滿足華為產品的全部芯片,甚至於連一半所需芯片也設計不出來。如果誤以為海思把華為所需的關鍵核心芯片的備胎設計出來,就可以救華為,那就是太無知了。少了不起眼的輔助芯片,如供電芯片、橋芯片、數模轉換芯片等等,就像少了空氣一 樣,雖然平常不覺得它存在,但一旦缺失,就會窒息而死。

  所以只要美國斷芯(美國占有全世界高端芯片百分之八十以上), 華為是百分之九十九死定。那百分之一生存的可能,就是中國閉關鎖國。對了,還忘了說芯片設計輔助軟件,美國在這方面幾乎壟斷了。

  現代每個電子產品都是一個系統,包括幾萬到幾十萬個芯片。一個公司不可能全部自己開發所有的芯片,特別是通用芯片,必須依靠其他專業廠家。從經濟上說,也是不合算的。世界上最有錢的蘋果公司, 為了基帶,不得不跟高通和解。而半導體領域的老江湖英特爾,能造出世界上最好的 CPU,卻造不出一個兼容性沒有問題的基帶。華為可能在一些 ASIC 和少量通用芯片上開發備胎,但絕不可能,也不會在所有的通用芯片上自己開發備胎。一個產品只要被斷供 5%的芯片, 找不到其他廠商的替代品,肯定玩完。至於大部份智能手機製造商之 所以使用安卓操作系統,是因為其廣泛的使用人數和完整的應用生態系統。過去包括三星電子在內的幾乎所有智能手機製造企業都曾投入巨資開發代替安卓的操作系統,但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了。任老闆要所有芯片、軟件、操作系統全部自主研發,那真是要創造人類科技史上的奇蹟了。

  ——轉自《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竺穎)